浙江永嘉:山早古村巨灾“后遗症”品牌 - 品牌影响力网

浙江永嘉:山早古村巨灾“后遗症”
2022-05-05 10:39:00   来源:    
评论:0

洪灾没有荡平它政府却要它抹去山早古村巨灾后遗症天灾加人祸。2019年8月10日,一场山洪给浙江省永嘉县岩坦镇黄南社区山早村遭受灭顶之灾,...

洪灾没有荡平它政府却要它抹去

山早古村巨灾“后遗症”

天灾加人祸。2019年8月10日,一场山洪给浙江省永嘉县岩坦镇黄南社区山早村遭受灭顶之灾,村口诸永高速公路高架桥路基山体滑坡堵塞溪流,山早村瞬间成为堰塞湖,近50间木构民房被摧毁,32人溺亡(至今还有一名遇难者的遗骸未找到),有的家庭惨遭灭门。

024

图为:山早灾害点航拍图

巨灾过去两年多了,然而,“后遗症”没有消退:在重建家园问题上,当地镇政府出尔反尔,先是原址重建,后变更为异地重建,遭到绝大多数灾民的反对,但镇政府依然我行我素;先是由灾民自主选择留守当地还是迁居异地,后来又强制全体灾民外迁;为了将坚守家园的16户66名村民驱离,竟然出具伪造的“D级危房鉴定书”,对合法民房进行强拆。

2022年5月2日,房子遭镇政府强拆后,在山上(枫树垅)搭草棚栖居种山的独身老人徐象吉的草棚屋也同样被镇政府强拆,老人家还神秘失踪。

041

图为:无家可归的独身老人徐象吉的草棚屋

同日,一座民房被镇政府野蛮断电,镇政府向留守家园的村民发出最后通牒,5月15日之前如果不主动搬离,将对他们的合法住房进行强制拆除。

村民们怀疑,镇政府悍然违法行政,与山早古村里首岩门下大里山的云鼎森林康养度假大型项目有关联。
村民的家园保卫战进入短兵相见的白炽阶段。

山早巨灾

山早村位于楠溪江支流岩坦溪上游,徐氏单姓聚居,建在一段长度约一华里呈两个S形衔接的溪段两岸,村口至村头,溪段落差约20米,里面集雨面积宽广,水流充沛,灾前全村总人口500多,拥有万多亩山场和300多亩梯田、旱地。
据宗谱记载,徐氏始迁祖于1020年在此结庐而居,种山垦地,樵猎农耕,繁衍至今,建村已逾千年。北宋的建筑物早已湮没在时空之中,只有一座座古墓、溪岸边的那棵千年古樟和620岁的古柏见证着山早村的古老沧桑。

027

图为:山早古村碑文

山早人靠山吃山,并不富裕却也安逸。山早是一处宜居地。千年时间过去,山早村除了建房招展外,村址没变,溪涧流水还是那么平平仄仄流淌,清澈如初。

诸永高速公路的建造和云鼎森林康养项目非法拓宽道路彻底改变了山早村的命运。高速公路经过山早村口,在溪流上空架了高架桥,由于堆放在溪边的工程废渣没有及时清除,给山早人民留下极大的安全隐患。2017年,经地质部门检测,这里是地质灾害点,然而,有关部门只做一下简单的加固处理就放任自流了。再说,云鼎森林康养项目落户山早里首的岩门下村,投资商自己买来大型挖机等机械设备,擅自在山早村口左首山体开挖土方拓宽路基。由于挖机钻头威力巨大,进一步将山体泥土振松,严重损害了接近垂直状的山体,再次给山早人民带来安全隐患,可谓是雪上加霜。

006

图为:山早灾害点航拍图

2019年8月10日,在大暴雨形成的公路路面积水的冲刷下,此处地质灾害点崩塌形成泥石流与诸永高速尚未清除的大量工程废渣汇合,挟带毛竹等植物,在山早村口形成坚固的堰塞坝,山早村瞬间便成堰塞湖,遭受灭顶之灾,木构房子和住民被漫过堰塞坝的滚滚洪流冲向下游。
这场巨灾造成毁房近50间、32人溺亡。

重建家园一波三折

浙江山早巨灾震惊全国。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车俊亲临山早受灾现场,慰问灾民,车俊当场定调为自然灾害,提出要山早村尽快重建家园,恢复正常生产、生活。
山早巨灾,主要原因是建诸永高速和云鼎庄园康养项目人为挖凿山体、引导五公里公路积水排泄,诱发山体塌方形成堰塞湖所致,村里及峡谷里的地质千年来依然稳定没变,全村的水泥钢筋楼房结构没有受到伤害,整村三分之二的房子保持完整,只要治理好那唯一一处地质灾害点,便可一劳永逸,无论从什么方面考虑,原址重建家园都是最佳选择。

有了省委书记的指示和地质评估,当地政府积极筹划为山早灾民重建家园,并在灾区挂出“重建山早美丽家园”的横幅。但是,几天后,镇政府工作人员将原横幅撤了,换上“异地重建美丽家园”的横幅,并上门进行动员工作。绝大多数灾民不同意异地重建家园,自己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息,山亲水也亲,而且,村里还有如此规模的新楼房,何必别乡离土呢?居住他地,这里广袤的山场和300土地怎么办?到他乡凭什么生存?

镇政府对广大灾民的呼声和诉求置若罔闻,依然故我,择址镇政府所在地外的一片荒滩(泄洪区),紧锣密鼓地建造灾民安置房。

015

图片-001

安置房相继建成,便通过各种手段进行动员迁居。断断续续有120户灾民入住安置房。剩下16户66人留守家园。

野蛮驱离

2021年11月16日,岩坦镇干部来到山早村,张贴一个通告,通告说,16户村民如果在11月20日前不主动搬进安置房,将不再享受所有安置优惠政策。但承诺村民可以自愿留守家园。留守家园的村民吃下定心丸,开始对被洪水浸泡过的室内进行整修装潢。如,村民徐大妈斥资100万元对自家房子进行精细全面室内装修。留守家园的山早人又开始过上清净安逸的山居日子。
好景不长。

2022年4月19日,岩坦镇干部又开始上门动员16户村民搬迁入住安置房。村民质问,镇里不是承诺我们可以自愿选择留守家园呢?镇干部这回直截了当地说,县里主要领导换帅了,新领导指示山早村民全体搬迁,将山早村腾空,你们如果不主动搬迁,镇政府将对你们的住房进行强拆。村民说,我们的住房可是有证的合法建筑物。镇干部说,先强拆再说,拆错了你们可以打官司,你们打赢官司,政府赔钱。并将搬迁期限定于2022年4月28日。

4月21日,镇政府干部、警察上门劝离村民,态度较前天强硬多了,语气里含有恐吓成份。4月24日,镇干部带着几份木构房子的“D级危房鉴定书”上门,房主好生奇怪,是谁来鉴定的?是几时来鉴定的?更加奇葩的是,一房主徐金平于灾前的2018年已病故,镇政府却依旧将D级危房通知书送给“徐金平”。

040

图为:镇政府给死人“徐金平”下危房告知书

村民要求镇干部留下副本,但镇干部带着鉴定书驱车离开。村民电询注册地嘉兴市的鉴定机构“浙江南和工程质量检测有限公司”,该公司的陈磊、徐国章什么时候到过永嘉县岩坦镇山早村对该村的房屋进行检测勘查过?该公司起先支支唔唔,最后承认此两人没有到过山早现场,这些鉴定书是岩坦镇人民政府授意编写的。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斗胆伪造危房鉴定书,令人毛骨悚然。

4月29日,岩坦镇干部带着拆迁队,对山早村村口村头进行封锁,不顾村民对危房鉴定的质疑,将木构房屋进行强拆。不在家的徐象吉的室内物品悉数被埋,一下子沦为衣食无着的流民。

044

图为:镇政府组织拆迁队和保安队伍进驻山早实施强拆

村民同情徐象吉,帮忙在枫树垅为徐象吉搭建了一座茅草房供他栖身,徐象吉决定住山种山终老于山,过始迁祖那样的日子。

5月2日,镇干部对山早的一座民宅进行断电。同一天,有人经过枫树垅,发现徐象吉的茅草屋被拆了,生活用品散落一地,徐象吉也神秘失踪。徐象吉的亲属报警,警方介入调查,徐象吉至今杳无音讯。

DJI_0660

图为:山早灾区一期安置房工程选址在岩坦溪泄洪区的庙下滩涂上

DJI_0674

图为:山早灾区二期安置房工程选址在岩坦溪泄洪区的庙下滩涂上

5月15日逼近,这些留守家园的山早人有了强烈的危机感、压迫感。岩坦镇官员如此反常理违法行政,山早村村民怀疑与云鼎庄园森林康养项目老板有关联,该项目是私人投资的项目,进入开发七八年来已投入巨资,因该公司未批先建,一些违建于去年被强制拆除。但该公司背景复杂,并没因此停止开发步伐,倒加强了投资力度,拓宽公路,兴建固定建筑物,后见山早遭受巨灾,异地安置,看中了该村广袤山场和宜居村址,将其揽入云鼎庄园森林康养项目,那就是锦上添花。如果村民怀疑成立,这将是“羊吃人”的现代版本。


聚焦更多热门资讯请扫码关注
免责声明:本站刊发的所有资料均来源于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立场,若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